Get Adobe Flash player

首页 关于我们 群文之音 机构设置 巴文化 文艺团队 文艺培训 非遗保护 摄影天地 水粉水彩画基地 文坛艺苑
站内搜索: 高级搜索
文坛艺苑
最新信息
热点信息
目前所在位置:首页 > 文坛艺苑 > 名家作品 > 正文

半夜鸡叫 周玉祥

发布人:系统管理员 发布日期:2011/5/18 来源:本站 浏览:次 【字号:

 
小品
半夜鸡叫
作者:周玉祥

人物:夫——王大华,松山村党支部书记,42岁;
妻——谢桂花,昵称三妹,王妻,松山村村民,38岁。
时间:当代。
地点:王大华家。
布景:一条凳,一木架鸡圈。
[幕启。王大华鬼鬼祟祟地掏出钥匙开门,进门后拖长声轻喊:“三妹……三妹……”

夫:(松了口气)睡着了,小心点儿,不要惊醒她。
夫:(迈着滑稽的步子走向一侧的鸡圈,打开,伸手进去,轻声地):鸡咕咕,不要叫哈!
[鸡受惊,叫
夫:挨刀的,不要叫啊,我是你们的老板,把老板娘惊醒了我就惨了。
[夫继续抓鸡,鸡叫声更响。
[妻提把菜刀上。
妻:(大喝一声)哪里来的偷鸡贼!
[夫听到声音连忙把头钻进鸡圈里。
妻:不准动,我手头有菜刀。
夫:(捏着嗓子,下同)我没有动。
[夫见没有动静,慢慢从鸡圈里取出头。
妻:(厉声)把手举起来。
[夫照办
妻:你娃好大的胆子哟!你晓不晓得我是哪个!
夫:晓得,三妹!
妻:三妹,三妹是你叫的吗?
夫:不是我叫的,三妹,不,谢桂花。
妻:你娃晓不晓得我男人是哪个?
夫:晓得,王大华。
妻:王大华,王大华是你叫的吗?我男人是松山村的支部书记你晓得不?
夫:晓得。
妻:晓得,晓得你还来偷鸡,吃了豹子胆了!
夫:我再也不敢了。
妻:为了修村公路,我男人都一个多月没有回来了,他在工地上拼命,你倒好,乘机来偷我们的鸡,你还是个东西吗?
夫:我不是个东西。
妻:(厉声)站起来,你到底是哪个?老实点儿,我有菜刀!
[夫举着手站起来,仍然背对着妻
夫:不要动刀,是熟人。
[妻靠近一步,夫怕妻看清,连忙侧转身,背对妻。
妻:我统共只有五六个鸡了,都是些爱生蛋又会抱崽崽的老母鸡。
夫:那个芦花鸡,它不爱生蛋,又不会抱崽崽!
妻:芦花鸡是不爱生蛋,是不会抱崽崽……咦,你啷个晓得耶?
夫:(支吾)哦……这个嘛……我猜的。
妻:不会抱崽崽也不送跟你偷儿贼!为了修公路,我男人都瘦成那样了,我要留给他炖汤的!
夫:真的呀?
妻:不是蒸的未必还是煮的!各人的男人自己不心疼莫非拿跟别个心疼吗?(一脸温情)我男人哪个时候回来我就哪个时候炖汤给他吃!
夫:他要是马上回来耶?
妻:我马上杀芦花鸡!(语气一转,忧伤)他啷个会马上回来嘛,为了修这条路,他哪里还顾得上这个家,哪里还顾得上我哟!
夫:(口气恢复正常,跳转身正对妻)老婆!好老婆,说话算数,芦花鸡是我的了!
妻:(气愤地)好哇,王大华,你敢来偷我的鸡,你敢来吓我!好你个没良心的东西!
[妻提刀追夫,夫妻绕着条凳转圈圈
夫:哎呀,翻脸比翻书还快!三妹,你把刀放下,有话好好说!
妻:跟你两个好好说!麦子黄了你不回来割,苞谷深了你不回来薅,你倒好,半夜三更回来偷我的鸡!你比周扒皮还可恶!
夫:我不是偷,我是买!这回我要拿钱,我拿现钱!
妻:现钱,骗鬼,我从来就没有看到过你的现钱!
夫:我说的是真的。
[夫欲钻鸡圈。
[妻追累了,把刀扔在地上,一屁股坐条凳上,喘气,伤心。
妻:姓王的,今天你既然回来了,我们就把话说清楚。
夫:(回头,诧异)把啥子话说清楚?
妻:这个日子没得法过了!
夫:三妹,是我对不住你,等把公路修好了我就……
妻:(打断夫话)公路通了,你的事情会多得起串串。(讥讽)你的理想远大得很!
夫:三妹!
妻:别个当干部都是从外头往屋头拿,你倒好,从来都是把屋头的东西往外头拿!你各人说,我辛辛苦苦喂的一大群鸡鸭,一屋老少喝过一口汤没得?都被你抓去送人了!最气人的是,你每回都以村里的名义送,东西送了连人情都没得一个!
夫:我记到的,等村里有钱了就给你!
妻:算了吧,一分一厘都着你塞到公路上了,你以为我还相信你吗?算我捐给村里的。不过,没得下回了!
[走过去挨着妻坐,欲拉妻手,妻拐手,坐开。
夫:三妹,你嫁给我真的辛苦了。
[音乐
妻:我命苦,我瞎了眼。我问你,妈三天两头生病你照顾过一次没有?
夫:没有。
妻:那回儿子半夜三更发高烧,我一个人没得办法,眼睁睁地看到儿子烧成肺炎!你晓不晓得?
夫:……
夫:(愧疚地)对不起,三妹!
妻:家家户户都是男人下田栽秧,只有我们家是女人下田栽秧,你晓不晓得?即使遇到不方便的几天,我都要下田,我是女人,你晓不晓得?(妻伤心流泪)
妻:都说干部的婆娘风风光光,我这个干部婆娘窝窝囊囊!
[音乐渐停
夫:三妹,你以为我就不想过幸福的日子吗?说实话,凭我的手艺进城一月挣个两千三千不是不可能。但是,我既然当了这个班长,就要对得起大家。要致富先修路,松山村之所以穷,就是因为交通不便。不说别个,就说我们自己,你年年喂的大肥猪,卖的时候都费力得很!要是有条公路,你邀到公路边就过秤,多好啊!
妻:(稍平静)哼……
夫:三妹,只要公路通了,我们就不用像现在这么苦了。我们村风向阳光好,适合种花木。都有花木老板来考查过好几回了,满意得很。到时候,把地租出去,净收粮食。乡亲们都都可以去管理花木,在自家门口挣钱,按时上班下班!
妻:(半信半疑)有恁个好的事?
夫:当然,好事情还多得很。现在是万事俱备,只等到路通!
妻:(越来越平静)你一个人有恁大的本事!
夫:我哪里是一个人?有一千多名松山村民,最重要的是还有你嘛!
妻:少跟我灌迷魂汤!
[夫屁股移过去挨着妻,妻没再移开。夫试探着握住妻的手。
夫:其实许多人都在帮我们。你晓不晓得交通局的小刘?(面向妻)在工地上现场指挥的那个?
[妻点头
夫:为了我们这条路,他跟我同吃同住在工地上,婚期都推了两回了!
妻:(惊讶)他女的同意啊?
夫:人家可不像有些人那样,人家支持得很!
妻:(酸溜溜地)哟,说我吧!你啷个没得那个命也找个好的嘛!
夫:开玩笑的,老婆,(由衷地)其实在我的心里你比哪个都好!(停了停)为了修公路,小刘都累病了,住院好几天了。
妻:多好的小伙子!我们啷个报答别个嘛?
[妻若有所思,忽然转过身,盯夫。
妻:哦,你来偷鸡……
夫:不要说得那么难听嘛,我想跟小刘炖点汤补补身体。
妻:那你的身体就不补吗?
夫:(站起身,扩胸)我壮得很!
妻:(站起身,握住夫的手)还壮呢,都瘦成个干猴猴了!(温情地)从今天起,再忙你也转家来,我跟你弄点好吃的!不能拖垮了身体!
夫:(感动地)三妹!那……芦花鸡呢……
妻:(故意地)你还想芦花鸡呀?我才不拿芦花鸡送小刘!
夫:(着急地)三妹,你啷个……(掏口袋)我拿钱!
妻:(拉过夫的手)我就这么没见过钱哪?我要抓个生蛋的老母鸡送小刘,那才补人呢!
[定格
 
 

 重庆市巴南区文化馆 版权所有

地址: 鱼洞街道新市街72号 联系电话:023-66240232 
备案号:渝ICP备11002998号(浏览本网站 建议将分辨率调整为1027*768)技术支持:讯迈科技

 

渝公网安备 50011302000315号